当前位置:主页 > 学校新闻 >
详细内容
作者:admin  发布时间:2018-01-03 14:27  点击次数:

成为了公共政策制定与实施的难点


 李炜光:目前来看可能影响有限,主要是中国正在实行资本管制。但是这次改革带来最主要的影响是,国际间的竞争可能更加激烈,美国这次减税后,企业所得税降到了20%,中国还是25%,有人说差异其实不大。但是这其中也有不少问题,
 
  至于效仿肯定会有的,这跟当年里根时代的减税政策带来的影响一样。当时世界上有接近30个国家跟着减税,形成了一股世界性的潮流。美国这次减税也会带来类似的效应,而且已经开始显现了,在税改方案出炉后,
 
日本已经表示进一步降低企业所得税税率。今年初,德国、英国、法国和印度也提出了相应的减税政策,这个世界性潮流的预兆已经出来。《南风窗》:根据这个思路,一个国家如何判断自己位于曲线的前半段还是在后半段?
 
  《南风窗》:美国税务基金会预计,税改获益最多的还是占全美家庭总收入20%的富人。对于富裕阶层获利的倾斜是此次税改遭受的质疑之一,你认为特朗普税改真的是有利于美国富人吗?
 
  李炜光:我觉得需要订立一个有广泛认受性的测算标准。现在的争议主要还是集中在测算标准上,应该让大家公开讨论合适的方法是什么,去决定什么标准才最接近于企业的实际水平。现在官方一般的标准是,用企业的各种税费负担,
 
跟企业的主营业务收入比,这样的话算出来的数据比可能只有百分之几个点,其实没有什么实质意义。看上去很低,但是企业一般不认可。情况很可能变成其他阶层也跟着受损。
 
  我在微博上提到过一个案例,叫10个酒友的故事,计算了一场模拟税改中不同阶层的收益情况,其中的结论之一是,企业家的角色长期被其他社会阶层误解,应该如何调整适用于作为财富拥有者的企业家税负,成为了公共政策制定与实施的难点,所以如果富有者不受益,


上一篇:为食品安全做出应有贡献 -----下一篇:没有了